記錄民族復興軌跡與文化傳承——中國工程院院士何鏡堂
全國勘察設計信息網 www.sddzby.com 2019/9/16 6:37:20 來源: 全國勘察設計信息網
【字體: 打印本頁

    他是上海世博會中國館總設計師,被稱為“中國館之父”,尤為擅長文化、博覽建筑和校園規劃及建筑設計;他長期從事建筑設計和教學、科研工作,并創立了“兩觀三性”建筑理論。他,就是著名建筑學家、中國工程院院士、華南理工大學建筑學院名譽院長何鏡堂。
    建筑成就了何鏡堂,也記錄了激蕩向前的中國。近日,記者有幸采訪了這位建筑設計領域的傳奇人物。君子溫如玉,滿頭銀發的何院士邏輯清晰、從容而有風度。

    用建筑記錄時代
    為何80多歲還能保持旺盛的創作熱情?“因為我太熱愛建筑專業了,至今還能適應繁重的工作量。有時也感到辛苦,但一個滿意的創作構思或作品又使我精神振奮。我選擇了一條設計與研究、創作與教育相結合的道路,一條辛苦但快樂的路。”何鏡堂微笑著說。
    1938年生于魚米之鄉廣東東莞的何鏡堂,自小就對繪畫有濃厚興趣。“少年時代,我常常帶著干糧和畫板跟哥哥到郊外寫生,逐漸培養了我的藝術興趣。而我又喜歡數理化,想當工程師,聽老師說建筑師是半個藝術家、半個科學家,正合我心意。”1965年,何鏡堂憑著勤奮刻苦,成為當時華南工學院第一位建筑學研究生。
    一個人始終是和國家共命運、和時代同呼吸。“我剛好經歷了國家不同歷史時期,感謝這個時代給了我機會。”45歲時,何鏡堂全家從北京搬到廣州,開始人生真正的事業。“當時覺得還有15年就要退休了,一定要抓住每一分每一秒,在鐘愛的建筑設計領域做出一點成績來。所以,在聽到深圳科學館招標的消息后,我第一反應就是機會來了。”回憶起和夫人李綺霞通宵趕制設計方案的場景,何鏡堂至今記憶猶新。而中午參加競標,當晚就被通知中標,也讓何鏡堂對改革開放和國家未來發展充滿信心。
    “我的建筑類型與時代發展和需求是相吻合的。高校大發展階段,我積極響應;大型國際會議、各地博物館圖書館等文化建筑蓬勃時,我也全力投入。后面還做了中國館等重大公共建筑,用建筑記錄時代。”何鏡堂告訴記者,自己前進道路上的每一步,都離不開祖國和時代的饋贈。
    “從建筑行業來說,改革開放之前,我們是保守封閉的;改革開放之后,中國走出去、引進來,幾十年不斷融合,很多新理念、新材料、新技術的應用,都慢慢和國際接軌。目前,中國建筑師已完全具備和國外同臺競爭的實力。”

    “兩觀三性”的建筑論
    2018年,上海合作組織青島峰會主會場青島國際會議中心引起廣泛關注。青島奧帆基地,依山面海處,這座恢弘大氣的建筑猶如一只舒展兩翼、凌空飛翔的海鷗,與山、城、海、港、堤融為一體,盡顯大國風度。這是繼上海世博會中國館、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擴建工程等作品之后,何鏡堂院士團隊的又一力作。
    如何完成建筑的文化表達?通過數十年的創作、研究,何鏡堂總結出“兩觀三性”的建筑思想,即建筑要有“整體觀”和“可持續發展觀”,建筑創作要體現“地域性”、“文化性”、“時代性”的和諧統一。“整體”研究建筑與周邊城市環境、自然環境的關系,“可持續發展”研究綠色建筑設計及技術應用,注重建筑與特定地域環境的關系,以“文化性”為指導重點研究建筑的文脈傳承問題,以“時代性”為指導研究現代建筑材料與技術對設計的影響。
    何鏡堂有一本介紹自己人生歷程的畫冊:1983年中標第一個項目——深圳科學館,1999年當選中國工程院院士,2010年設計建成上海世博會中國館……“建筑師是個晚熟的職業。”就像美國建筑大師弗蘭克·蓋里、華裔建筑師貝聿銘那樣,何鏡堂的建筑人生,大器晚成、厚積薄發。
    東方之冠——上海世博會中國館的成功在于對傳統建筑元素在時代背景下的升華。他主持設計時已是中國工程院院士,年近7旬,“如果我沒有去競標,就坐在評委席了。”何鏡堂用“古意新風”來詮釋中國館,他說:“我們的方案里有一種氣在,響應了正在慢慢升騰的民族自信。”作為中國的“第一件展品”,承載了中國民眾的無限期望。通過幾輪智慧激蕩,何鏡堂將中國館主題定為“中國特色時代精神”。如何完成這一精神表達?他選擇用“中國器”,整體像一個穩健的大鼎,也像中國的糧倉。用現代主義手法體現建筑風格,又保留中國韻味。
    何鏡堂說:“好的建筑是有感情的,應記錄民族復興軌跡與文化傳承。”對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擴建工程,他和團隊在設計時把主題設定為從戰爭到和平,這是希望人們可以在參觀后感到震撼,永遠記住這個歷史事件,最終把人類帶向共同的文明道路。擴建工程的設計采用了一系列空間的序列:從戰爭到屠殺,抗爭到反思,再到和平。人們可以在建筑中體驗感受這一空間序列。“建筑的最高境界是它的文化,一個有影響力的建筑不僅能完成功能,更重要的是它的精神和生命力,它是有靈魂的。”將理性與感性完美融合,是何鏡堂走進建筑殿堂的原因,也是他畢生的追求。

    為激變的中國而設計
    耄耋之年,何鏡堂仍奔走在建筑創作和人才培養的一線。他用自己的個人魅力和凝聚力,時刻提醒團隊成員:一個建筑師的素養既包括專業技能,也包括其創作哲理和人品、合作精神。
    “光靠一個人是做不出建筑的。我感恩社會給我機遇,感恩我的學生幫助我。我有一批非常好的學生,我教他們建筑,他們使我變得年輕。”他的大半輩子都在一邊教書育人,一邊做設計研究,如今已是桃李滿天下。從他60歲生日起,他的學生們都會從世界各地趕來為他慶祝,于是,生日會與學術研討會“合二為一”。許多學生都會在這一天向何鏡堂請教、匯報。
    “建筑沒有絕對正確的,沒有一百分的,沒有唯一的。所有因素,從社會經濟、政治到科學、文化、技術,都對建筑有影響。”何鏡堂說,他時常告誡團隊,不要怕輸,輸多了總會贏的。“重大工程都有投標,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,我們就參加各種投標。無論是大學還是博物館,我們都通過這個方式去參與,不能保證一定中標,但是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展現了自己的水平,至于結果,沒有那么重要。”
    《何鏡堂傳》作者周莉華認為:“何院士熱愛建筑,擁有強烈的歷史使命感和一種擔當精神,有一種縱身時代、建功立業的豪情,自己認準的事情,不計毀譽,力求做到極致。”
    一個人的人生長度是有限的,但是它的容量和純度是不可估量的。何鏡堂坦言,自己的人生不是一帆風順的,其中也經歷過迷茫艱辛,憑借熱情、智慧、汗水,抓住每一個機會,才最終有所作為。他認為,建筑這門科學與其他學科不同,也與純藝術不同,它是技術和藝術、物質和精神的結合,是藝術的科學、科學的藝術。建筑師既要掌握作為科學家、工程師所必須懂的邏輯分析能力,也要有藝術的、文化的一面。
    最后,何鏡堂寄語當代建筑師:“建筑師是有歷史責任的,建筑設計要緊跟社會的需求與時代的發展。我們要有文化自信,不能一味地跟著外國文化走。要始終走一條跟當地的環境、文化相結合,同時也是創新、現代的道路。”(來源:中國建設報)

 
版權所有:北京國建信源信息咨詢中心   
京ICP備11016107號-1 中文域名:全國勘察設計信息網
重庆体彩网-Welcome